软熊君

也不知道,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到我的门前呐。

有始有终。
我是昨天看到老张的消息的。
只是一丢丢的心酸。然后觉得,终于,也有人可以好好的照顾他了。
他们俩顶顶好的。
我祝他们永远幸福快乐。
所以啊,我这个小透明,就到这里吧。

生日快乐我龙。
以后也要一直好好的。

死在龙哥身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_(:D)∠)_。
爱他。除此之外真的没什么想说的了,就想永远爱他。

我爱的人啊,让他永远是少年吧。
永远意气风发,永远正当年华。
永远像今天一样,耀眼又温柔,像普天之下的水全都被照亮,而那柔软的光就是他。

哎呀真好啊。他真的好好好好好。

亲一下(小甜饼一发完呀)

我是软熊君ʕ•ﻌ•ʔ。

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码文了。
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都没讲什么,但是有在默默的望着。
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站在他们这一边,相信他们,贡献自己一点渺小的温柔。
先来一发小甜饼哟❤
然后这篇是和小茶在一起写的~ @不理茶她的也是小甜饼~ 大家也去看看她的呀超超超超级甜的噢!
小学生文笔,ooc,请勿上升真人,蟹蟹。



张继科刚刚见到马龙的时候,两个人都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孩子。

张继科从一个濒海的城市而来。那里的气候总是温和炽热。

由于家人工作上的调动等等,年幼的他去往北方。那里有他从未见过的,下起来铺天盖地的大雪。

那时恰逢冬天。刺骨的寒风止不住的往他的领子里钻。 他眯着眼睛拉着大人的手往前走,他想北方一点也不好。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抛到脑后。

一个看上去年纪相仿的男孩子,裹的圆滚滚的活像只小熊,缩着手哈着气,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脸蛋被围巾和帽子遮住大半,可那双眼睛却明明白白的透着笑意。

眼神清亮却柔软。像是一汪被捂热了的雪水。

“你好呀~?”

男孩子眉眼弯弯地向他颠颠地走过来。

“我叫马龙,”

声音软软糯糯,冷风里显得弱弱的,像一束摇摇曳曳的小火苗一样,分明温暖又脆弱。

“你叫什么呀?”

“………张继科。”

张继科松了拉着大人的手,也往前凑了几步。
马龙看他鼻子冻的通红,眨了眨眼睛,便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给他围上。

张继科就愣愣的站着,感觉到脖子渐渐的被裹了个严实,再也没有风灌进来。

他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的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噢,继科儿~”

张继科再回忆起来那一天,都觉得有点玄乎,活到了半大的年纪,身边的人喊他千千万万次,各种各样的昵称各种各样的嗓音,却从来没有像那一声继科儿一样喊的他心尖打颤。

“哎”

好像心也一并被堵住了。被那个笑起来又傻又甜的小团子堵的严严实实的。
他想就是在那一天大概就认栽了。
他想,北方待他其实挺好了。

马龙是听了大人说要有户人家搬来,还有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儿要来,特意守在外边的。

家里人说了几遍外边冷啊龙仔乖无果,看着小孩儿还是鼓着小脸梗着脖子要往门外跑,于是把人裹的圆乎乎的,大概是不会着凉了,就随他去了,自己家院子,也闹不出什么事儿。

从那天以后他们俩作为几户邻居里唯一的同龄人玩到了一块,誓要跟对方天下第一好。

马龙从没见过大海。
他听张继科描述那一片波澜壮阔的蓝,眸子里闪着宁和的光,望着他。

张继科说他原来生活的小镇,那里温和湿润的气候。 他也说到北方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雪,铺天盖地的撒下冰冰凉凉的白。

他们总是在一块。坐在院子里的花坛边上说话,绕着唯一一棵树玩。

马龙不太懂那些,都是张继科在故乡和别的孩子玩过的游戏再来跟他玩的。

玩抓鬼,猜拳什么的,张继科想到在那边时许多男孩子,总让女孩跑男孩当鬼,若是抓到了就猜拳,赢了就能亲一口。

他在那里算年纪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以为就是这样玩的,于是后来一板一眼的把游戏规则说给马龙听。

捱着捱着已经是春天了。
他们俩在那个小院子里跑的气喘吁吁,张继科终于一把拽住了马龙衣领子,两个人玩的欢笑成一团,然后张继科和他猜拳,赢了。

他总是赢他,谁让马龙第一回老出剪子呢。

张继科心里是念着那个规则的,可是这个时候莫名的就有些踌躇。

他总觉得这个惩罚怪怪的,和刮一下鼻子打一下手板都不一样。

他看着马龙还是一副傻兮兮的笑模样,微微眯着眼睛等他来亲,就觉得心跳都快些。

他犹犹豫豫的把嘴唇贴上去,在马龙的脸颊厮磨了一刹,不敢停留,迅速的移开。

那被夕光照的有些透明的圆润的耳垂便蔓延了绯红。

“嘿嘿,怪痒的呀继科儿~”

马龙咬了咬嘴唇,突然地有些羞。

张继科没搭腔,看着马龙的眼睛,心里莫名涨的厉害。

“……以后,以后可别让人家亲你噢”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

他又想到那只小巧圆润的耳垂,亲一下就诚实的泛起颜色来,他就觉得让别人看去了多不甘心呢。

之后是很多年的相伴。
背着小书包屁颠屁颠的往早餐铺跑。骑着单车穿过重重叠叠的林荫道。

高中寄宿的人不多,四个床位空了两个。
夏天里没借口,冬天里张继科老说马龙身子暖,跟小火炉似的,厚着脸皮半夜抱着被子挤到对铺的马龙床上。

后来嫌隔着被子,干脆俩人和盖一床被褥了。

张继科有时候醒过来,脑子里复杂翻滚着公式定理,望着天花板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他就转了头去看马龙安然而宁和的睡颜。

这些年让这个少年温柔的长大,他长成沉稳又好看的男孩子。

还是白皙的样子,眉宇里却多了少年人的英气,模样里却又有着孩子一般的温软。

夜里的寒气氤氲着北方的气息,清冷地缓慢灌满他的呼吸。 这时候的张继科会感谢北方,望着对面的人近在咫尺的脸庞,心里总溢出感激来。

他有时伸手蹭一蹭马龙的眉头,他总是不醒,微微抖一下睫毛继续睡。

北方的冬天真的不温柔,有时候马龙也会本能的往张继科怀里缩。

他总是很受用搂住人软软的身子,埋在颈间嗅一下,万分满足。

马龙有时候会生闷气,而生气的缘由又总是张继科。他中午又不好好吃午饭打球去了呀,上午早自习因为起晚了又没去上啊,因为昨天晚上和隔壁宿舍的小圆脸开黑上数学课时都在做梦啊。

这时他总是鼓着脸垂着眼睛。张继科无数次看他这个表情时想去咬一口他鼓起来的腮帮子,不过 从来也没有真的这样做过就是了。

他想他和马龙的关系,想来想去只能说是朋友。更深,更重,更密切,那该叫什么?兄弟?

不对,还是不够。

………恋人呢?

那是有一天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出宿舍去上早自习的时候,天寒地冻,外面还没有亮起来,又黑又冷。

恰逢车棚那边的电灯坏了,他知道马龙怕黑的,于是很自然的去牵他的手腕往自己身后拽。

“龙你别怕哈…一会儿就到教室了”

马龙紧紧的贴着他,像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样的黏在他胳膊上,挪一步挪一步的往前走。

张继科想笑,又怕马龙会生气,何况这样走真的很慢,于是干脆松了马龙的手腕往后退一步去揽他的腰,架着你走总会快一点吧。

没想到他松手后身子很快抽离马龙,黑灯瞎火的还没来得及去搂他,马龙几乎要带哭腔一样的急促地喊他,张继科马上迎上去抱住他“哎哎我在我在呢。”

马龙往他怀里拱,一边声音闷闷的问他冷不冷。 他还没回答,脖子上就又被暖暖的围上一圈毛绒绒的东西。

张继科愣了愣,手臂又紧了紧。怀里的温度柔软热切,那么那么冷的早上他居然觉得胸口暖和到发烫。

张继科揽着马龙的腰一步一步踱出黑漆漆的车棚,有点小害怕的马龙比平时乖巧的多,伏在他怀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那个时候,他在黑暗里偷偷的去瞟马龙的脸。很远处的灯光的浮了一层,薄薄的映了一丁点在他的鼻尖和眼睛里。马龙比张继科矮一点,呼吸的温柔打在张继科的下巴上。

是那种让人动心的痒。

张继科几乎是拼命的忍住要去吻他的想法,那些不安分的因子在体内躁动。十几岁本来是冲动与想做就做,浓厚的喜欢却成了欲言又止的克制。

他开始总是忍不住去想马龙的样子,眼角眉梢在心里勾勒了千万次。忍不住想靠近他,捏一捏脸揉揉头发,有事没事好像漫不经心的趴到他肩上。忍不住想去见他,想和他说些有的没的,想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亦是那么小心的深情,一看到那张白花花的小脸毫无防备对他傻乎乎的笑的没了眼睛,心里就要开出花来似的,又不敢太近,他真的可爱到会让自己难以控制的亲上去。

夏天要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火急火燎的筹备高考。
每一个人都全神贯注到这一场有关人生与梦想的战争里。

那段时间他俩回到宿舍都没什么太多话说,安静的复习到深夜或是累的倒头就睡。

夏天张继科从不去爬马龙的床,因为马龙总会嘟囔着太热了然后毫不留情的把他一脚踹下去。

但这一天张继科半夜醒过来了。平时本来都不会有这样的时候,真的太累了。
他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又习惯性的转过头去看马龙。夏天穿的少,一截白皙的小腿从薄薄的被子里漏出来,呼吸声很轻很轻,却让张继科觉得很温柔。

他下床光脚走到马龙的床铺边上,那人睡的安稳,眉眼还是那样,淡淡的,温良的很,但在他看来世上再没有更好看的人了。

他看的入了神,心里泛起难以平息的悸动。窗外远远的传来一两声蝉鸣。昭示着离别与夏天。

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凑到离马龙的嘴唇不到两公分的地方了。

在干什么啊,快点冷静一下,张继科你在干嘛快停下来…

心里明明在叫嚣着这些那些,但他还是无比珍重无比举重若轻的凑过去吻了一下那两瓣软软的唇。

稍微有点凉,很软,他凑近的一刻那些有的没的想法都消失了,他溺在马龙温柔的呼吸声里了。

他嗅到了北方那种干净的凉凉的雪的味道,像躺着的人儿一样,明明软和又安静,却带着冷冽的拒绝。

他像贪婪的罪人一样又嗅了一下。那是马龙的气息。真好啊。

他脑海中浮现了无限穿梭奔波的过往。那些熠熠闪光的岁月将一切照亮。他甚至编织了未来,他们可以上一个大学,实习,找工作,买房,定居,收养孩子,白头偕老,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几乎把这个人已经完完整整归为他的所有物了。他真喜欢他啊。

寂静里马龙微微动了动,嘴里发出含糊的嗫嚅,过了一会儿又变回平稳的呼吸。

张继科这时才从自己的想象里被捞出来,没有,什么也没有。高考还没考。他们俩的以后,至少要建立在彼此喜欢上,才得以展开。

一切因他而起的幻想与愿望此刻都像午夜里的一阵风,飘飘然散落到深深的仲夏夜的星空里去了。

只是他仍清晰记得那样的触感。可那个吻轻的像个梦一样。

他想考完试他会告诉马龙的。关于他曾给过他所有的美好想象,与炽热烫手又甜蜜的像冬天的烤红薯似的念想,那是第一个让他想细细描绘未来的人。

所有考试考完的时候夏天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了。纵使在这北方也难挡这热浪。张继科约马龙出门吃冰。

他俩去巷子口买了两根冰棍。然后一边啃一边往回走。路上马龙吸吸嗦嗦的吃着冰棍,张继科一大口一大口的咬,然后等它在嘴里融化。其实他好紧张啊。

他们俩站在院子里那棵唯一的树下。它已经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细碎的被剪开,逗留在马龙的眼角眉梢。好看的不得了。

张继科踌躇着用余光瞟他,心口不一的问他考的怎么样。

“嗯,还不错吧应该。反正上我俩一起报的那所大学没问题的。”马龙舔着冰棍,嗓子黏糊糊的回答他。张继科被这样的声音勾的心痒痒。

他一只手习惯性的伸到脑后抓了抓后脑勺,一紧张就会这样。他转了头看马龙,马龙也在看他,眼神里溢出那种属于少年人的狡黠和光亮,以及温柔。

“那个…龙……我我我有话跟你说……”

马龙停下了舔冰棍的动作,甚至说得上是饶有趣味的歪着头瞧他,嘴角偏偏又噙了笑意,像只小狐狸似的。

张继科望着他,心里突然就涨的很满很满,他想到好多好多东西,北方的寒风里那个裹得严严实实像只小熊一样的小孩儿也好,轻柔又细腻地给他戴起来的围巾也好,夏天里让他心神不定的白皙的裸露的白皙肌肤也好,夜里安静又温和的侧脸也好,还有,还有那两个吻。

无数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瞬间此时都浮到他的胸腔里,破茧成蝶似的要从嘴里飞出来。

不论他怎么回应,甚至根本不回应他都没关系了。有那么多让人心花怒放的曾经,足以填满他的余生了。

“……我喜欢你。我,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或许你会觉得…我,我很……但是…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

如果他再再老练一点,再油滑一点,再长大一点,他就能把情话说的更好听更漂亮些。可他只是个少年,只是把自己的真心捧到心爱之人的面前,就已经付出所有勇气了啊。

马龙咬着嘴唇无声的笑,弯弯的眼睛里都是那种像是在望着爱人的甜。

“张继科。”
“…嗯?”
“我看你就是个傻子。”

马龙伸手揽住张继科的肩膀把他微微拽下来一点,慢慢的凑近他,闭了眼睛亲了一下他的嘴角。看他还愣着没反应又坏心眼儿的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石头剪刀布是他故意出的剪子,谁让张继科第一下老出石头嘛。
那天晚上装着睡着了也是他故意的,还不是为了这个榆木脑子能好好的做好准备向他表白嘛。

张继科只望着怀里的人水光潋滟的双眼,舒着眉头笑的又好看又温柔。他看着看着也开始笑,郑重又有些急躁地去啄他的嘴唇,然后心满意足的看见那半透明的耳垂泛起来暧昧的色泽。

这一次他没有感受到北方那种清冷干净的气息。他觉得怀里的人嘴唇是甜的,唾液都像蜂蜜。原来从一开始,他来到这里,北方是温柔待他的啊。

给了他无比温暖的过去,和方兴未艾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给了他一个世界第一好的小爱人。

“……唔张继科儿你你先松开我不能呼吸了!!”
“……你那个冰棍是牛奶味儿的呀。真甜。”

马龙嗔怒的鼓着脸,没一会儿又傻兮兮的笑出来,张继科看的心里一阵一阵的噼里啪啦像放烟花似的,一下子没忍住又亲上去了。

你为啥答应我了呀?
因为你原来亲了我的,你要负责任的呀~
噢,那再亲一下我下辈子也负责任……

end.

哇~好开心终于写完了💖💖💖今后大概也是短篇一发完呀~中长篇再说吧~大家吃的开心哈~
然然然后!!今天是我生日哎嘿嘿嘿❤❤❤凑不要脸求祝福😉😉😉


















超级喜欢你们的~💖💝💓💗💕💘

鞍山小马同志呀

恭喜队座。
这两天的心情落差实在很大啊。

您昨天的胡茬特别的帅。

唉突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就是,恭喜,为你高兴。

希望您开开心心的,顺顺利利。以后也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但愿我们的祝福,能让您感受到吧。在欢呼背后,是我们渺小的温柔。

是对您真诚的喜欢。

祝平安,顺利。好好的哈。

给你


“不管多么耀眼的人,你都要允许他的失败,他的坠入深渊,他缓慢的变老与难以避免的哀伤。因为他不管多么耀眼,也是人。”

我的盖世英雄是我心里最最好的人。
他最辉煌的时候我却还没有到达他的身边。但也无所谓遗憾,至少现在我知道他的好,从心里非常非常喜欢他。
这是我的幸运了。

我知道他是个非常非常强大的人,是个战士。有人说过“其实你的偶像比你更明白如何过的好,如何脱离低谷,如何游刃有余的生存在他的圈子,你的过剩的情绪和嘤嘤嘤的心疼他根本不需要”。所以姑娘们真的也都不要丧了吧。他比我们都厉害多了啊。

相信他就好。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他在战场上最意气风发。所以即使他输了,我也会和原来一样支持他。他最让我着迷的真的不是那些金灿灿的奖章啊。

我最爱的是他这个人本身。无所谓成败。



好久以前存的。我都忘了从哪儿偷的了哈哈哈。

就觉得这两个人的背影,好像默然之间其实又诉说着很多事情。

单打时的针锋相对,双打时的共同进退。

在我身边的是你,在我对面的是你。

当两个人一起光芒万丈的站上领奖台的时候。我想,他们是多么相配啊。

是理应一直一直站在一起的两个人啊。

出于什么关系,什么感情都好。

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于彼此一定都是不同于任何一个人的,很特别的存在。

舒婷的致橡树说,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读到的是时候就想到他们了呀。

希望他俩一直一直在一起。能铜矿就好。

即使有一天都变成胖乎乎的样子了,也一定会一直在一起。

有个太太说“最重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你们一起。”我真的觉的特别特别对。

大概这样了。我想很多年以后,可能这个圈子有天成了冷圈,对他们的喜欢也慢慢的淡了。

但他们永远是我的初心。永远都是。

还有七十天来中考啦。
这段时间一直挺尸状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嗷。
其实我一直都在的啦。
希望能考个好成绩啊。成为更好的自己更理直气壮的喜欢他们。
净化tag人人有责∠( ᐛ 」∠)_

送给奔三的小核桃

生日快乐呀我们的张老师。

希望一切都会很好。

不要伤病,不要闹心,该谈恋爱谈吧,该结婚也结吧,我们啊口口声声说你谈恋爱就怎么怎么样,其实还不是希望你高兴,你好好的就可以。

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你真的特别特别的好。

以后的路还挺长的,你好好走下去。

喜欢你们时我所感到的那些快乐都是你们借我的光。

要平安喜乐。

生日快乐吧,就这样啦。

小可爱们新年快乐!!今年估计有一篇小短篇的,毕竟好久没产出感觉本来就不多的粉儿唰唰的掉。QAQ
好吧新年快乐啦!!新年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好啦我要去看阿科啦嘿嘿
新的一年还是要一起磕胖球哟嘿嘿!

浪子回头是因为圣诞老人??(圣诞贺文)一发完甜饼(企业太子科×大学生龙)

圣诞快乐呀大家(◍ ´꒳` ◍)
这篇设定是大学生龙商场打工扮成圣诞老人那种,然后继科儿大概是这个商场所属的企业太子(◔◡◔)
绝对的甜甜甜而且一发完放心吃没问题(ღˇ◡ˇღ)
请勿上升真人,ooc我的锅,蟹蟹。

许昕觉得张继科这段时间有点魂不守舍的。

自从他和张继科接手这个商场项目没两天,张继科老是有事儿没事儿往进门大厅那块的圣诞树看。

那表情简直是期期艾艾温柔如斯,出现在他这张从小狂到大的脸上,真是十分不和谐。

他有一次和张继科走过商场第二层走廊的时候和他讲圣诞节的活动策划案,张继科愣是迷瞪着他那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一个劲儿瞟进门大厅中央那棵圣诞树。

许昕无奈。大哥你也听着点儿啊这商场是你家的又不是我家的,你爸又要你学着自己管,让我教你吧你又不听,到时候赔了钱还得怪我,你们爷俩是要我死是不是???

“嘿,看啥呢?张大少爷你听着没?”“啊,听着呢听着。”

……我视力不好但也不瞎啊。

“……你到底看啥呢这两天压根儿没好好听我讲过话,圣诞节活动的策划你自己也要拿主意的你知道吗??”

“是是,你给我看看那边儿那小孩谁呗,等我摸清楚了我肯定好好听你废话…额听你讲策划案。”

……我听到你说我废话了。蟒式白眼。

“……行吧哪个哪个。”许昕顺着张继科指的方向看过去,偌大的被彩灯勾勒的绚烂的圣诞树下有个……圣诞老人。

“………你看上这个圣诞老人了??”许昕一脸难以置信的问。

“哎你是没看他把那一圈白胡子取掉的模样,可水灵了,说话也好听,软绵绵的跟那白面馒头似的。”张继科一边说一边带了点儿笑意,看过去的目光都温柔些。

“噢……那你真看上他了?”许昕眯着眼睛也是在看不清那远远的小人儿长什么样儿,不过这种假扮圣诞老人的活估计兼职的也是大学生,他有点不忍心看张继科荼毒祖国的花朵。

“就…看着还行,交个朋友,交朋友交朋友哈哈哈。”张继科撑在二楼的栏杆上,眯着眼睛笑虎视眈眈的看着远处的马龙。

“…别吧,人看着小小年纪的,你可别害人家。”许昕这么说着,手里却翻起了文件夹,应该是有档案的,虽然是这种活儿,但毕竟是正经企业,档案还是留一份儿的。

“啧,怎么用词儿的,什么叫害啊…”
“喏,拿着吧,明天你要还是这个状态我告诉你爸去哈。”
“哎,谢了哈。”
大少爷一脸谄媚的望着许昕走远,不过毕竟是长得好看的,即使是这样的表情也没难看到哪里去。

张大少爷回国不久,本来是在外国学经融,学的不错,何况外国国情开放,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而且生的一副好皮相,身边男男女女一个个儿的换。

他说这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每个没超过3个月。

但每一个他也算真心相待,从不脚踏两条船,因此纵使浪子一个,倒也没落得什么坏名声。

许昕是他老爹公司里得力的策划经理,他老爹把他揪回国就是让他和许昕实战演练来了的。

然而没想到张继科没惦记着打仗倒是惦记着打炮来了。(许昕原话)

当时张继科就是到商场2楼找许昕,一抹红就撞进了他的视线。

来人红衣红帽,一大把棉花胡子盖着大半边儿脸,只是那双眼睛,小鹿一样清澈又有点儿羞怯。估计也是没干过这种需要搭话的兼职。

“……先,先生,您圣诞节有什么想要的礼物么?”
“啊?”
“嗯…是这样的,圣诞节快到了,嗯我们商场最近在搞活动,然后…”
“你是圣诞老人吗?”
“…哎?”
“我倒觉得你还比较扮适合驯鹿,你的眼睛啊…”
张继科说着就往前凑,鼻息打在马龙的鼻尖。热乎乎的。
“你的眼睛像小鹿一样。好看。”

您的好友撩人狂魔张继科上线。

他嗓子本来就低,漂亮话一套套的来,这几句都还算纯情的很,倒把马龙逗得耳朵都红了。

“啊……谢谢…”马龙显然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愣头愣脑的居然道了句谢。

张继科没忍住笑,远处却走过来另一个青年,跟他换班。

小孩应了一声,犹犹豫豫看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白花花的胡子取下来的时候,小脸嫩的像剥了壳的鸡蛋,还带着刚才未褪去的红晕。

他那时就觉得这个人真可爱。想认识他。

于是这会儿张继科安然的坐在马龙大学门口的咖啡店里,架了副没度数的眼镜,俨然一副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模样,其实明明就是等着他的小兔子的大尾巴狼。

档案已经看过,自然知道在哪个学校。名字电话也一网打尽。

不久之后他的小兔子和一群同样年纪的男孩子们一起出了校门。

穿的是件橙色的外套,整个人显得圆滚滚的像只小橙子。笑的傻不拉叽的,没见过人边笑还边仰脖子的。

张继科看他走远了,也起身走出咖啡厅一路跟着他。他似乎是很忙,到学校不远处的便利店换了衣服又开始干兼职。

好机会啊。

张继科很快推门进店,看到马龙就笑成了老核桃,“啊…真巧啊。”

笑容的弧度没把握住哇!!怎么办刚才不会笑的很难看吧??

马龙眨巴眨巴眼镜看他,白白嫩嫩的小青年咬着嘴唇笑了笑了,“哈哈…是…啊。”

张继科看他笑的眉眼弯弯还没有白胡子的样子瞬间沦陷,“嗯…你,你还在这儿打工的啊?”

“噢…没有,我同学今儿有事儿,我来替他。”马龙挠了挠头。

这个人他是有点儿印象的。前几天说他像小鹿来着。他还害羞了,因为也没人这么说过他,况且是个很俊朗的男人,说的时候温热的呼吸都打到他鼻子上。那感觉很奇怪,但也不算坏。

“嗯…你,你…”张继科看着他垂着眼睑,葱白的手指收拾着收据的样子就脑内弹幕如同万马奔腾。

天那他怎么这么好看啊手看上去很好捏的样子哎收拾东西的时候也很麻利嗯可以可以贤妻良母。

“你,你晚上吃饭有什么安排吗?”“哎?没呢…”
张继科挑了挑眉毛,有戏。

“晚上我请你吃饭?”“?为什么啊?”

( ˙-˙ )……你不是应该一脸次次次好海森的立刻答应才对么。

“额…嗯…因为…我,我觉得你的眼睛很好看!想请你吃饭!”嗯!说的好…个屁嘞!什么理由啊这个??张继科你可是阅人无数啊卡壳儿了?

“啊…噢……谢谢。”马龙听了又有点儿要害羞的意思,耳朵根欲盖弥彰的泛了红。

“你答应了?”“…额,嗯。”

马龙垂着脑袋抬了眼睛看他,眼神真的像某种小动物一样。

而且这个上眼线真要命啊。

“嗯,那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啊?”
“啊?我大概六点有人来换班…”
“那我一会儿再来。”
“噢…好。”

意外的非常顺利啊,虽然自己似乎没发挥好。见鬼,套路小王子的套路一见到马龙就忘光了。

晚上张继科开了辆牛逼的大黄蜂来。马龙见都没怎么见过这样儿的。

他背着帆布包穿着那件橙色的羽绒服从便利店出来,看着张继科还打了发蜡换了身衬衫服服帖帖压在皮带里,风衣看上去也是好牌子,突然就觉得不自在。

“额…咱们上哪儿吃啊?这么正式?”他有点儿不自然的坐上副驾驶,一双眼睛乱转,就差小星星蹦出来了。男孩子毕竟都是喜欢车的,只是这个场景莫名的尴尬了些。

张继科也没怎么追过男孩儿,主要是一般都是人家追他,而他想追的人一般没几天都能到手,马龙这么看上去傻愣愣单纯的很的男孩子是第一个。

“…你想上哪儿?我带你去啊。”他转头看马龙,马龙把帆布包放在腿上两条腿并的紧紧的,坐的宛如端正的小学生。

他就又想笑,坐个车去吃饭又不是让你上我家去。

结果瞟了眼那人露出来一小截细白的脚踝,吞了吞口水,又想要不干脆上我家去得了。

“嗯……我想吃肉。”马龙思索片刻小心翼翼的说。

然后马龙就带着穿着风衣打着发蜡的张继科去了他学校后门巷子里的烤肉店。

油烟很重,人也很多,闹哄哄的热气腾腾,也让张继科收获了许多“神经病啊”的眼神。

“嗷吱么?”马龙吃的腮帮子鼓鼓的高兴的很,像是只小松鼠包着松果一样,说话都说不清了。

“嗯好吃好吃…你慢点儿…”张继科看着他又觉得好笑。坐车上的时候规规矩矩的,吃东西的时候倒是很奔放啊。

两个人在这样自然的气氛里也算熟络了,天南地北聊,马龙觉得张继科很健谈,人也很好相处,唯一让人有距离感的大概就是他的大黄蜂。

“继科儿…”张继科一听到这称呼险些又要现原形变成老核桃,乐了一会儿才喜滋滋的哎了一声。

真好听。怎么没见人家叫他这么好听。

”我觉得你那大黄蜂很帅,但是吧要是接我啥的能不能别开那辆…我觉得那车太拉风了,哈哈…坐着都不习惯,膈应。”

马龙估计也吃嗨了紧接着叫了几听啤酒,东北话也出来了,动不动就老板给我来个烤苞米该子。

张继科听着他那软软的声线非要吼着东北话,心里又觉得这人真可爱。

一会儿回去的时候马龙一口一个继科儿,张继科架着他连拉带拽的往车上薅。

身子真软和,味儿也好闻,奶味儿。

张继科看人醉的挺严重,觉得豆腐啊不吃白不吃,捞过来就往脸上嘬了两口,没想到他脑袋一抻,迷迷蒙蒙的带着水色就看他。

张继科看来简直是风情万种。差点儿硬了。

还好,也没清醒过来,盯了一会儿就开始傻笑。

他看着车坐上躺的东倒西歪的人,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没防备呢,太单纯了也。脸也软和的很。被吃豆腐了还在这儿傻笑。他突然就不想把马龙带回家了,他觉得他这次想认真了,想那种好好的慢慢的和一个人谈恋爱。

大概浪子回头什么的,真的就是碰到了一个让他想安定下来的人吧。

幸好宿舍还没关门,不然马龙这样儿真是翻墙都翻不上去了。张继科让他打电话给舍友到宿舍门口接一下。

来接马龙的方博很懵。咋回事儿啊这是??马龙一直都是个老老实实积极向上的好学生呀??你是??他这是???

啧啧,看看这发蜡,看看这风衣,看看这大!黄!蜂!?大佬啊大佬!

然而他看这位大佬一脸莫名痴汉笑,就给吓回去了,啥也没问揽着马龙就跑。

(然而他不知道这个大佬刚刚穿着风衣开着大黄蜂打着发蜡吃着两块一根的烧烤)

之后两个人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张继科请他吃饭,他有时候也和张继科出门,晨跑,两个人越来越熟,但某些方面却可以说毫无进展。

张继科每次看到马龙笑的傻乎乎的样子,白皙的小脸在他面前得意的乱晃的时候,就好想好想亲一口。好想好想把他带回家。

大概还是舍不得呢。每次每次,能做到的就是揉他的头发而已吧。第一次试着对一个人这么隐忍又温柔啊。

“你不知道么?”方博一边嘎巴嘎巴吃着薯片,口齿不清的说。

“听说他原来在外国还蛮浪的…女朋友男朋友什么的一周换一个的…龙哥他别是玩儿你吧?”方博一边嚼着薯片一边说,俨然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

“………别乱说。”马龙在一边收拾床铺,心里却摇摇晃晃的下坠。真的吗?他想相信继科儿,但毕竟也只认识几个星期,这样的消息也是他朋友说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蟒),估计也不会假。

……那现在是?马龙觉得张继科或许,可能,应该是有点儿喜欢他的。但是他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喜欢张继科的。

这些天来的相处。这个人每一次隐忍又温柔的表情。被他说过一次就再也没开出来的大黄蜂。大半夜碰在一起的啤酒瓶。晨跑时冷冽的冬风穿过耳畔,那人的笑容却明亮,逆光而立的时候,在发光一样。

……是真的吗?还是假的?

他有点迷茫了。从小到大没谈过几次恋爱。他有时候是迟钝,却从来不傻。他是喜欢张继科的。

想一直在一起的认认真真的那样的。绝对不是一周而已的恋人。

隔了几天没见面,张继科再看到马龙是他在商场下班的时候。他脱掉又傻又大的圣诞帽,看到张继科从玻璃门外走进来。

这几天一直在躲他。可能是气,也可能是自己莫名的委屈。如果继科儿真的是他们说的那样,却一直没有告白,那大概就是不喜欢自己了。

他看见走过来的张继科,突然就好心酸。

“怎么了龙?这几天很忙么?都不太理我啊…”张继科好像和平时一样挂着笑意走过来。他心里是有点慌的。

“张继科。”马龙放下圣诞帽背起他的帆布包,“我有话和你说。”

“……哎?”

平安夜的商场里,周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人潮像流动的银河。他们俩在中间,是两颗唯一的静止的星星。

“我喜欢你。是很认真的喜欢。希望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喜欢。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听说你原来在国外的事情了,所以……我想知道,你对我是不是认真的,还是说你有没有这个意思。如果没有,或者你只是玩玩而已,那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说着,男孩子年轻的瞳孔里像是装满了一个宇宙,光亮在其间流动着。

他的眼睛真的称的上流光溢彩。张继科愣愣的看他看着他背着包离开,以及一句轻轻的平安夜快乐。

自己这算是,被表白了?

啊…被抢先了呢。

“小姐,请问您的圣诞愿望…”
“女士,我们商场…”
马龙依旧穿着傻乎乎的圣诞老人服,耐心的询问每一个走过的人。

“先生,请问您圣诞节有什么想要的礼物么?”
“嗯,礼物不需要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马龙愣愣的抬起眼睛。
“圣诞老人归我了。”他的眼眸映着巨大圣诞树的彩灯,斑斓的像一个冬日的梦境。
“以后每一个圣诞节,我都会陪你过。”他取掉碍事的棉花,马龙泛着红晕的脸像平安果。

温热的嘴唇贴上来的时候,他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

merry chirstmas,我的爱人。

日后许昕看着辣眼睛的两人,啧啧叹息。
谁知道让浪子回头的神tm是个圣诞老人??

end

大家圣诞快乐呀嗷嗷!!(. ❛ ᴗ ❛.)
今后也要一起萌獒龙哟!!
以及暗搓搓的凑不要脸求评论嘤嘤(´;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