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熊君

也不知道,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到我的门前呐。

亲一下(小甜饼一发完呀)

我是软熊君ʕ•ﻌ•ʔ。

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码文了。
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都没讲什么,但是有在默默的望着。
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站在他们这一边,相信他们,贡献自己一点渺小的温柔。
先来一发小甜饼哟❤
然后这篇是和小茶在一起写的~ @不理茶她的也是小甜饼~ 大家也去看看她的呀超超超超级甜的噢!
小学生文笔,ooc,请勿上升真人,蟹蟹。



张继科刚刚见到马龙的时候,两个人都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孩子。

张继科从一个濒海的城市而来。那里的气候总是温和炽热。

由于家人工作上的调动等等,年幼的他去往北方。那里有他从未见过的,下起来铺天盖地的大雪。

那时恰逢冬天。刺骨的寒风止不住的往他的领子里钻。 他眯着眼睛拉着大人的手往前走,他想北方一点也不好。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抛到脑后。

一个看上去年纪相仿的男孩子,裹的圆滚滚的活像只小熊,缩着手哈着气,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脸蛋被围巾和帽子遮住大半,可那双眼睛却明明白白的透着笑意。

眼神清亮却柔软。像是一汪被捂热了的雪水。

“你好呀~?”

男孩子眉眼弯弯地向他颠颠地走过来。

“我叫马龙,”

声音软软糯糯,冷风里显得弱弱的,像一束摇摇曳曳的小火苗一样,分明温暖又脆弱。

“你叫什么呀?”

“………张继科。”

张继科松了拉着大人的手,也往前凑了几步。
马龙看他鼻子冻的通红,眨了眨眼睛,便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给他围上。

张继科就愣愣的站着,感觉到脖子渐渐的被裹了个严实,再也没有风灌进来。

他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的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噢,继科儿~”

张继科再回忆起来那一天,都觉得有点玄乎,活到了半大的年纪,身边的人喊他千千万万次,各种各样的昵称各种各样的嗓音,却从来没有像那一声继科儿一样喊的他心尖打颤。

“哎”

好像心也一并被堵住了。被那个笑起来又傻又甜的小团子堵的严严实实的。
他想就是在那一天大概就认栽了。
他想,北方待他其实挺好了。

马龙是听了大人说要有户人家搬来,还有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儿要来,特意守在外边的。

家里人说了几遍外边冷啊龙仔乖无果,看着小孩儿还是鼓着小脸梗着脖子要往门外跑,于是把人裹的圆乎乎的,大概是不会着凉了,就随他去了,自己家院子,也闹不出什么事儿。

从那天以后他们俩作为几户邻居里唯一的同龄人玩到了一块,誓要跟对方天下第一好。

马龙从没见过大海。
他听张继科描述那一片波澜壮阔的蓝,眸子里闪着宁和的光,望着他。

张继科说他原来生活的小镇,那里温和湿润的气候。 他也说到北方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雪,铺天盖地的撒下冰冰凉凉的白。

他们总是在一块。坐在院子里的花坛边上说话,绕着唯一一棵树玩。

马龙不太懂那些,都是张继科在故乡和别的孩子玩过的游戏再来跟他玩的。

玩抓鬼,猜拳什么的,张继科想到在那边时许多男孩子,总让女孩跑男孩当鬼,若是抓到了就猜拳,赢了就能亲一口。

他在那里算年纪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以为就是这样玩的,于是后来一板一眼的把游戏规则说给马龙听。

捱着捱着已经是春天了。
他们俩在那个小院子里跑的气喘吁吁,张继科终于一把拽住了马龙衣领子,两个人玩的欢笑成一团,然后张继科和他猜拳,赢了。

他总是赢他,谁让马龙第一回老出剪子呢。

张继科心里是念着那个规则的,可是这个时候莫名的就有些踌躇。

他总觉得这个惩罚怪怪的,和刮一下鼻子打一下手板都不一样。

他看着马龙还是一副傻兮兮的笑模样,微微眯着眼睛等他来亲,就觉得心跳都快些。

他犹犹豫豫的把嘴唇贴上去,在马龙的脸颊厮磨了一刹,不敢停留,迅速的移开。

那被夕光照的有些透明的圆润的耳垂便蔓延了绯红。

“嘿嘿,怪痒的呀继科儿~”

马龙咬了咬嘴唇,突然地有些羞。

张继科没搭腔,看着马龙的眼睛,心里莫名涨的厉害。

“……以后,以后可别让人家亲你噢”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

他又想到那只小巧圆润的耳垂,亲一下就诚实的泛起颜色来,他就觉得让别人看去了多不甘心呢。

之后是很多年的相伴。
背着小书包屁颠屁颠的往早餐铺跑。骑着单车穿过重重叠叠的林荫道。

高中寄宿的人不多,四个床位空了两个。
夏天里没借口,冬天里张继科老说马龙身子暖,跟小火炉似的,厚着脸皮半夜抱着被子挤到对铺的马龙床上。

后来嫌隔着被子,干脆俩人和盖一床被褥了。

张继科有时候醒过来,脑子里复杂翻滚着公式定理,望着天花板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他就转了头去看马龙安然而宁和的睡颜。

这些年让这个少年温柔的长大,他长成沉稳又好看的男孩子。

还是白皙的样子,眉宇里却多了少年人的英气,模样里却又有着孩子一般的温软。

夜里的寒气氤氲着北方的气息,清冷地缓慢灌满他的呼吸。 这时候的张继科会感谢北方,望着对面的人近在咫尺的脸庞,心里总溢出感激来。

他有时伸手蹭一蹭马龙的眉头,他总是不醒,微微抖一下睫毛继续睡。

北方的冬天真的不温柔,有时候马龙也会本能的往张继科怀里缩。

他总是很受用搂住人软软的身子,埋在颈间嗅一下,万分满足。

马龙有时候会生闷气,而生气的缘由又总是张继科。他中午又不好好吃午饭打球去了呀,上午早自习因为起晚了又没去上啊,因为昨天晚上和隔壁宿舍的小圆脸开黑上数学课时都在做梦啊。

这时他总是鼓着脸垂着眼睛。张继科无数次看他这个表情时想去咬一口他鼓起来的腮帮子,不过 从来也没有真的这样做过就是了。

他想他和马龙的关系,想来想去只能说是朋友。更深,更重,更密切,那该叫什么?兄弟?

不对,还是不够。

………恋人呢?

那是有一天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出宿舍去上早自习的时候,天寒地冻,外面还没有亮起来,又黑又冷。

恰逢车棚那边的电灯坏了,他知道马龙怕黑的,于是很自然的去牵他的手腕往自己身后拽。

“龙你别怕哈…一会儿就到教室了”

马龙紧紧的贴着他,像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样的黏在他胳膊上,挪一步挪一步的往前走。

张继科想笑,又怕马龙会生气,何况这样走真的很慢,于是干脆松了马龙的手腕往后退一步去揽他的腰,架着你走总会快一点吧。

没想到他松手后身子很快抽离马龙,黑灯瞎火的还没来得及去搂他,马龙几乎要带哭腔一样的急促地喊他,张继科马上迎上去抱住他“哎哎我在我在呢。”

马龙往他怀里拱,一边声音闷闷的问他冷不冷。 他还没回答,脖子上就又被暖暖的围上一圈毛绒绒的东西。

张继科愣了愣,手臂又紧了紧。怀里的温度柔软热切,那么那么冷的早上他居然觉得胸口暖和到发烫。

张继科揽着马龙的腰一步一步踱出黑漆漆的车棚,有点小害怕的马龙比平时乖巧的多,伏在他怀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那个时候,他在黑暗里偷偷的去瞟马龙的脸。很远处的灯光的浮了一层,薄薄的映了一丁点在他的鼻尖和眼睛里。马龙比张继科矮一点,呼吸的温柔打在张继科的下巴上。

是那种让人动心的痒。

张继科几乎是拼命的忍住要去吻他的想法,那些不安分的因子在体内躁动。十几岁本来是冲动与想做就做,浓厚的喜欢却成了欲言又止的克制。

他开始总是忍不住去想马龙的样子,眼角眉梢在心里勾勒了千万次。忍不住想靠近他,捏一捏脸揉揉头发,有事没事好像漫不经心的趴到他肩上。忍不住想去见他,想和他说些有的没的,想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亦是那么小心的深情,一看到那张白花花的小脸毫无防备对他傻乎乎的笑的没了眼睛,心里就要开出花来似的,又不敢太近,他真的可爱到会让自己难以控制的亲上去。

夏天要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火急火燎的筹备高考。
每一个人都全神贯注到这一场有关人生与梦想的战争里。

那段时间他俩回到宿舍都没什么太多话说,安静的复习到深夜或是累的倒头就睡。

夏天张继科从不去爬马龙的床,因为马龙总会嘟囔着太热了然后毫不留情的把他一脚踹下去。

但这一天张继科半夜醒过来了。平时本来都不会有这样的时候,真的太累了。
他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又习惯性的转过头去看马龙。夏天穿的少,一截白皙的小腿从薄薄的被子里漏出来,呼吸声很轻很轻,却让张继科觉得很温柔。

他下床光脚走到马龙的床铺边上,那人睡的安稳,眉眼还是那样,淡淡的,温良的很,但在他看来世上再没有更好看的人了。

他看的入了神,心里泛起难以平息的悸动。窗外远远的传来一两声蝉鸣。昭示着离别与夏天。

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凑到离马龙的嘴唇不到两公分的地方了。

在干什么啊,快点冷静一下,张继科你在干嘛快停下来…

心里明明在叫嚣着这些那些,但他还是无比珍重无比举重若轻的凑过去吻了一下那两瓣软软的唇。

稍微有点凉,很软,他凑近的一刻那些有的没的想法都消失了,他溺在马龙温柔的呼吸声里了。

他嗅到了北方那种干净的凉凉的雪的味道,像躺着的人儿一样,明明软和又安静,却带着冷冽的拒绝。

他像贪婪的罪人一样又嗅了一下。那是马龙的气息。真好啊。

他脑海中浮现了无限穿梭奔波的过往。那些熠熠闪光的岁月将一切照亮。他甚至编织了未来,他们可以上一个大学,实习,找工作,买房,定居,收养孩子,白头偕老,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几乎把这个人已经完完整整归为他的所有物了。他真喜欢他啊。

寂静里马龙微微动了动,嘴里发出含糊的嗫嚅,过了一会儿又变回平稳的呼吸。

张继科这时才从自己的想象里被捞出来,没有,什么也没有。高考还没考。他们俩的以后,至少要建立在彼此喜欢上,才得以展开。

一切因他而起的幻想与愿望此刻都像午夜里的一阵风,飘飘然散落到深深的仲夏夜的星空里去了。

只是他仍清晰记得那样的触感。可那个吻轻的像个梦一样。

他想考完试他会告诉马龙的。关于他曾给过他所有的美好想象,与炽热烫手又甜蜜的像冬天的烤红薯似的念想,那是第一个让他想细细描绘未来的人。

所有考试考完的时候夏天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了。纵使在这北方也难挡这热浪。张继科约马龙出门吃冰。

他俩去巷子口买了两根冰棍。然后一边啃一边往回走。路上马龙吸吸嗦嗦的吃着冰棍,张继科一大口一大口的咬,然后等它在嘴里融化。其实他好紧张啊。

他们俩站在院子里那棵唯一的树下。它已经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细碎的被剪开,逗留在马龙的眼角眉梢。好看的不得了。

张继科踌躇着用余光瞟他,心口不一的问他考的怎么样。

“嗯,还不错吧应该。反正上我俩一起报的那所大学没问题的。”马龙舔着冰棍,嗓子黏糊糊的回答他。张继科被这样的声音勾的心痒痒。

他一只手习惯性的伸到脑后抓了抓后脑勺,一紧张就会这样。他转了头看马龙,马龙也在看他,眼神里溢出那种属于少年人的狡黠和光亮,以及温柔。

“那个…龙……我我我有话跟你说……”

马龙停下了舔冰棍的动作,甚至说得上是饶有趣味的歪着头瞧他,嘴角偏偏又噙了笑意,像只小狐狸似的。

张继科望着他,心里突然就涨的很满很满,他想到好多好多东西,北方的寒风里那个裹得严严实实像只小熊一样的小孩儿也好,轻柔又细腻地给他戴起来的围巾也好,夏天里让他心神不定的白皙的裸露的白皙肌肤也好,夜里安静又温和的侧脸也好,还有,还有那两个吻。

无数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瞬间此时都浮到他的胸腔里,破茧成蝶似的要从嘴里飞出来。

不论他怎么回应,甚至根本不回应他都没关系了。有那么多让人心花怒放的曾经,足以填满他的余生了。

“……我喜欢你。我,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或许你会觉得…我,我很……但是…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

如果他再再老练一点,再油滑一点,再长大一点,他就能把情话说的更好听更漂亮些。可他只是个少年,只是把自己的真心捧到心爱之人的面前,就已经付出所有勇气了啊。

马龙咬着嘴唇无声的笑,弯弯的眼睛里都是那种像是在望着爱人的甜。

“张继科。”
“…嗯?”
“我看你就是个傻子。”

马龙伸手揽住张继科的肩膀把他微微拽下来一点,慢慢的凑近他,闭了眼睛亲了一下他的嘴角。看他还愣着没反应又坏心眼儿的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石头剪刀布是他故意出的剪子,谁让张继科第一下老出石头嘛。
那天晚上装着睡着了也是他故意的,还不是为了这个榆木脑子能好好的做好准备向他表白嘛。

张继科只望着怀里的人水光潋滟的双眼,舒着眉头笑的又好看又温柔。他看着看着也开始笑,郑重又有些急躁地去啄他的嘴唇,然后心满意足的看见那半透明的耳垂泛起来暧昧的色泽。

这一次他没有感受到北方那种清冷干净的气息。他觉得怀里的人嘴唇是甜的,唾液都像蜂蜜。原来从一开始,他来到这里,北方是温柔待他的啊。

给了他无比温暖的过去,和方兴未艾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给了他一个世界第一好的小爱人。

“……唔张继科儿你你先松开我不能呼吸了!!”
“……你那个冰棍是牛奶味儿的呀。真甜。”

马龙嗔怒的鼓着脸,没一会儿又傻兮兮的笑出来,张继科看的心里一阵一阵的噼里啪啦像放烟花似的,一下子没忍住又亲上去了。

你为啥答应我了呀?
因为你原来亲了我的,你要负责任的呀~
噢,那再亲一下我下辈子也负责任……

end.

哇~好开心终于写完了💖💖💖今后大概也是短篇一发完呀~中长篇再说吧~大家吃的开心哈~
然然然后!!今天是我生日哎嘿嘿嘿❤❤❤凑不要脸求祝福😉😉😉


















超级喜欢你们的~💖💝💓💗💕💘

评论(54)

热度(166)

  1. 羽懵同学软熊君 转载了此文字